APL-1202
产品研发线
专攻领域
研发策略
专攻的领域
目前亚虹专注的治疗领域主要在以下几个部分,我们非常欢迎在这些治疗领域与您展开商业或者科研的合作。

膀胱癌及其它泌尿生殖系统肿瘤

  •       膀胱癌在全球恶性肿瘤发病率中排名第九,全球2012年发病约43.0万人,死亡人数超过16.5万人【1】。在我国2012年新发患者约7.1万人,死亡人数在2.5万人以上,且近年来呈快速上升趋势,年增长率达5%左右【2】。 非肌层浸润型膀胱癌(即肿瘤局限于膀胱粘膜和粘膜下尚未侵入到肌肉层)是膀胱癌的主要发病形式,占所有新发膀胱癌患者的70-80%。  

          目前治疗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最常用的手段是经尿道膀胱肿瘤切除术。由于术后的高复发率(60-70%), 术后需膀胱灌注化疗药物或免疫治疗药物。但药物灌注的过程痛苦且会产生化疗药物的耐药性,所以目前急需全新作用机制、全新治疗方案的药物。

         除膀胱癌外,泌尿生殖系统肿瘤还包括阴茎癌,睾丸肿瘤,男性尿道癌,前列腺癌,女性尿道癌,肾盂肿瘤,输尿管肿瘤,肾癌,前列腺肉瘤,泌尿生殖恶性肿瘤,肾肿瘤,肾癌等。目前我国最常见的是膀胱癌,在欧美国家最常见的前列腺癌,后者在我国近年来也出现明显增长,近年来这些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呈增长趋势。

         亚虹的APL-1202是全球首例口服的metaP2酶抑制剂,经II期临床证实疗效显著安全性好,可望填补二十多年来在膀胱癌治疗领域新药研发的国际空白。此外,在APL-1202基础上进一步优化产生的APL-1301体外研究表明其在前列腺癌症治疗方面也有较好的效果。

    1.来源于2012Globalcan
    2.来源于《中国肿瘤登记地区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报道2009-2012年膀胱癌发病情况




肿瘤免疫治疗

  •       利用免疫系统来控制肿瘤生长的观点源于19世纪90年代,William B. Coley观察到细菌感染往往伴随着肿瘤缓解,因而提出手术后感染可帮助患者产生免疫反应来控制肿瘤生长。随后,Coley报道成功地采用细菌和细菌裂解物过滤混合物治疗肿瘤。虽然该领域的研究在二十世纪进展缓慢,但在过去二十多年获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大量研究结果,确定了多个蛋白质靶点,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程序性细胞死亡-1(PD-1)及其配体(PD-L1)和细胞毒性T淋巴细胞相关蛋白4(CTLA-4)。临床结果证明,靶向这些靶点的单抗药物(如Opdivo和Keytruda等)能激活病人的肿瘤免疫系统并使之靶向并清除癌细胞。
          这些发现在某些肿瘤治疗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并且建立了肿瘤免疫治疗临床指南。然而,临床研究也发现有很大一部分肿瘤难以通过PD-1和CTLA-4靶向治疗缓解,因此必须探索新靶点和新机制。

              亚虹有自主研发的药物开发平台,筛选全新肿瘤免疫治疗药物。有证据表明,目前筛选出的候选药物很可能对化疗失败群体有较高的应答率,有的具有穿过血脑屏障的优势,亚虹预计将部分药物于2018年在美国申请临床,展开国际临床研究。


     

多药耐药感染

  •       抗耐药感染类抗生素短缺是当今世界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仅欧美地区,每年因耐药感染死亡的人数就将近50,000人。近年来,世界各地已发现多例无药可治的“超级细菌”感染的死亡事件。我国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全国范围内耐药菌检出率非常高,急需具有新作用机制的抗耐药菌药物。据《2015年全国细菌耐药监测报告》的数据,甲氧西林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和甲氧西林耐药凝固酶阴性葡萄球菌(MRCNS)全国检出率分别为35.8%和79.4%;大肠埃希菌对第三代头孢菌素的耐药率为59.0%,对喹诺酮类为53.5%;肺炎克雷伯菌对第三代头孢菌素的耐药率为36.5%;大肠埃希菌和肺炎克雷伯菌对最后一线抗生素碳青霉烯类药物的耐药率已分别为达到1.9%和7.6%。
          全球范围内对具有新抗菌作用机制的药物开发非常有限。从六十年代至今,仅有三种新类型抗生素投放市场。近十年来,各国政府开始加大对新抗生素研发的支持,但进展依然非常有限。以美国为例,截至2016年9月,经美国FDA批准进入临床试验的抗菌新药大约有四十个(包括两个待批),其中只有五种是针对新的靶标的(first-in-class),但都在早期临床试验阶段。在我国,尽管有三十个品种申请注册,但没有一种属于创新的作用机制。因此,研发新作用机制的抗生素不仅可以填补国内外耐药菌抗生素领域的空白,同时也可以为新的机制研究和产品开发提供技术平台。
     

          目前研究表明甲硫氨酰氨肽酶(methionine aminopeptidase,metaP)在蛋白质加工过程中负责切除新生肽链端的起始甲硫氨酸。在S. typhimurium和E. coli菌中敲除metaP1酶基因能导致细菌死亡或生长抑制,因此metaP1酶是一个新型抗生素的靶点。亚虹医药在近几年的metaP酶抑制剂的研究中设计合成了多种药物进行抑菌活性筛选。目前APL-1501正在进行成药性的研究,包括药效、药代和毒理研究。